新闻是有分量的

贾跃亭又找到新金主,朱骏能否让他幸福?

2019-03-25 07:35栏目:创业
TA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3月24日,农历二月十八。

宜祭祀、解除,忌嫁娶、入宅。

身在美国的贾跃亭宣布,第九城市的朱骏成为了他的新“伴侣”+“金主”。只是,在前两次“婚姻”均告失败的情况下,这次的朱骏能让贾跃亭幸福吗?

天知道!

第三次婚姻的细节

根据FF发出的相关信息,双方此次“联姻”有这么些细节:

1、双方成立专注于在华研发、生产和销售豪华智能互联网电动汽车的合资公司,Faraday Future与九城各占合资公司50%股份,九城拥有相应的对合资公司的战略管理经营权,九城向合资公司注资最高达6亿美元,资本将基于合同约定分期注入;

2、合资公司将在中国生产、销售及运营Faraday Future旗下的电动车新品牌车型V9,以及其他后续潜在约定的车型;FF说,V9是一款按照FF 91的技术平台和全新互联网空间设计理念打造的针对豪华电动车消费市场的全新车型;

3、Faraday Future将向合资公司提供相关产权及资源,包括中国相关生产基地项目的注入,并将对合资公司授予指定车型的独家生产、营销及销售权;

4、合资公司期望未来达致年产30万台的产能,计划于2020年年内实现预量产车下线及预订销售。

这几点随后被第九城市的公告所确认。

在资料里,九城董事长兼CEO朱骏说,九城将借这次合作机会转向高科技出行生态公司,联盟为九城提供了一个在中国正在快速增长的电动汽车市场获取成功的绝佳机会。

贾跃亭则表示,非常感谢九城对FF产品技术和团队的高度认可,相信FF的战略远景及产品技术布局和理念将与九城的互联网和用户运营基因完美融合,实现FF旗下旗舰产品及全新品牌在中国的顺利落地,双方共同推动智能互联网电动车市场的壮大与发展。

贾跃亭还说,FF在全球范围内申请互联网智能电动汽车专利已达2000多件,授权专利300多件。

不过,鉴于这是贾跃亭与FF的第三次婚姻,我们何妨回顾下前两次婚姻。

前前任孙宏斌:多次落泪

“在投资乐视之前,我这辈子已经没什么遗憾了。但在投资乐视之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2017年9月1日,在融创年中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摘掉眼镜,当众抹泪。

驰援乐视的孙宏斌,从信心满满到承认失败,时间不到一年。

2017年1月,孙宏斌宣布入股乐视,他拿出了150亿的真金白银。这笔钱挽救了悬崖边上的乐视,那时孙宏斌与贾跃亭之间的亲密令人侧目。

孙宏斌和贾跃亭是山西老乡,他曾说与贾跃亭的初识有一见如故、一见倾心的浪漫色彩在里面,“有些人认识很多年你还是觉得陌生,有一些人一见面经过短时间的交往就觉得很亲,像兄弟。”

但兄弟一般的贾跃亭,很快给了孙宏斌狠狠一棒。

2017年7月7日,贾跃亭在自己公众号上留下一篇《我会尽责到底》的表态文之后,辞去了乐视的多个职位。而在发该文的两天前(7月5日),贾跃亭悄悄飞往了洛杉矶。

自此,贾跃亭不再回国。

而此时的孙宏斌仍在力挺贾跃亭,发朋友圈说:“老贾手上还有好牌,老贾还年轻,我们应该有宽容失败的环境和氛围,我们应该支持老贾这种义无反顾的企业家精神。不盖棺不定论。支持老贾。”

9月1日,这次孙宏斌掉了眼泪,但他依然在替贾跃亭说话,“老贾是一个很厚道的人,但是老贾确实做失败了,这一点得承认。他卖股票卖了100亿,买套房子也是应该的。人有成功有失败,鼓励创新,容忍失败。”

9月21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为督促控股股东继续履行承诺,公司董事会近期已发函与贾跃亭,提醒并要求其继续履行借款承诺。

孙宏斌终于开始与贾跃亭决裂,也开始对乐视进行调整。

2018年1月23日,乐视网召开沟通会,会上孙宏斌说“会尽力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

他感慨:“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至此,落泪的孙宏斌,终于还是认输了。

前任许家印:互诉公堂

孙宏斌之后,与贾跃亭“喜结连理”的是许家印。

2018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宣布以67.467亿港元入主贾跃亭的FF公司,成为第一大股东。双方达成协议,恒大将在2018年、2019年、2020年分三次支付给FF公司总共20亿美元投资金额。

协议签完,恒大向FF支付了第一笔8亿美元资金,新婚的贾跃亭与许家印好得“蜜里调油”。

7月13日,在美国洛杉矶市FF公司总部,贾跃亭和FF全体高管齐集,隆重迎接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陪同他参观造车工厂。

迥异于前一天在哈佛大学校园里访问的那份外交场合式的端庄和严肃,在FF,许家印一身T恤加休闲夹克的着装,在贾跃亭和一众高管簇拥下,有说有笑,一派适意。许家印现场表示,投资FF是恒大正确的决定。

据当时的场景来看,居于C位的许家印气场突出,与恒大人内部惯常尊称的“许主席”一词很贴合,而穿着连帽衫的贾跃亭,则怀抱一个平板笔记本,像很多互联网公司的员工喜欢做的那样,把白色工牌别在牛仔裤袋上。这样一主一随两个人,形成某种颇为显眼的互衬。

但恒大也并非毫无节制的慷慨。授予贾跃亭特权的时候,双方的对赌协议也随之成立,那就是如果在2019年第一季度FF的首批电动车不能实现量产交付目标,则贾跃亭要放弃FF公司的控制权,他的特别投票权也会失去。

但过门才三个多月,许家印和贾跃亭就齐喊日子过不下去了。

2018年国庆节假期最后一天,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FF公司原股东贾跃亭(也是FF实际控制人)在没有达到合作协议条件的前提下,就要求恒大支付7亿美元后续投资款,并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请仲裁,要求剥夺恒大在FF公司的融资同意权,解除与恒大的所有合作协议。

恒大的公告说,贾跃亭此举,严重伤害到恒大方面的权益,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相关协议中己方的利益。

隔天,FF公司发布声明,针锋相对地指称,是恒大“在没有合法依据的情况下拒绝履约”,恒大试图获得对FF中国和FF所有IP的控制权及所有权,未能实现其意图,继而拒绝支付其已同意支付的资金。FF宣称,他们也将不惜一战。

这一仗,差点打到了2019年。

2018年12月31日晚间,恒大健康(00708.HK)发布公告称,公司与贾跃亭控制的法拉第未来(FF)达成了重组协议,并于同日生效。恒大不会再继续投资FF,且100%持有FF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