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创业式传承的“灵魂”

2019-06-30 06:24栏目:创业

  1954年,彼得·德鲁克的《管理的实践》出版,标志着现代管理学的诞生。他曾预言,21世纪的中国将与世界分享管理的奥秘,“管理者不同于技术和资本,不可能依赖进口。中国发展的核心问题,是要培养一批卓有成效的管理者。他们应该是中国自己培养的管理者,他们熟悉并了解自己的国家和人民,并深深根植于中国的文化、社会和环境中。”

  “东方管理”的确成为国内管理学界近年来的研究热点。但正如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苏勇总结,东方管理的内涵等尚未形成共识。由此衍生中式管理的“李约瑟”难题:中华五千年的灿烂文化,为什么没有演变出符合现代化需要的管理范式?中国有千万家族,为什么没有演变出长寿的现代化家族企业?

  这是浙江大学管理学院陈凌教授在《茅理翔:创业式传承》一书中所提的问题。

  茅氏父子在1996年共同创办方太集团。上世纪90年代起,茅理翔开始抽空研究家族企业。2002年起,“创二代”茅忠群开始思考这一难题。2017年底,方太发展为国内首家销售收入破百亿元的专业厨电企业,离不开二代企业家对管理的长期探索。

  此书作者认为,从茅理翔的“中国特色现代家族制管理模式”到茅忠群的“中西合璧的中国特色管理模式”,正是企业家精神的传承,也是创业式传承的“灵魂”;方太为中国家族企业的传承和转型提供了范本。

  如何避免管理和文化成为“两张皮”?

  现代管理是一种科学。科学的重要标准之一即“是否可重复验证结果”。传统文化更多体现为信仰和实践,很难用某个单一的现代学科进行界定。而且,前者有严密的逻辑体系;后者卷帙浩繁,如何从中筛选出适合中国的部分,本身就是一大难题;更遑论每家企业的情况不同,所适用的文化也不同。

  科学的结论是通用的,文化和信仰却是多元的。马克斯·韦伯认为,近代资本主义提倡的理性科层制组织,和新教伦理倡导的禁欲主义有内在一致性,而亚洲文明缺乏相应的元素。而且,传统文化在近代中国断档,探索中式管理困难重重。

  茅忠群深知这种困难。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的他没有圈钱做大的野心,更像一个学者,追求管理制度与信仰的融合。

  这种追求源于日式管理的启发。2002年,茅忠群从中欧商学院的MBA班毕业。“当时想,未来的中式管理会向日式管理借鉴,走一条本土文化与西方管理的融合之路。”2004年起,他先后读了清华和北大的国学班。2008年,方太导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用传统文化中的“仁义”价值观改造西方管理制度。“仁”是替员工着想,“义”是公平公正。坚持“两条腿走路”,信仰是制度的基础。

  方太文化的确需要不断完善。但对于力争回答中式管理“李约瑟难题”的勇气,笔者和本书作者一样认同。

  企业文化并不是点缀,更不是大公司的专利。“恰恰相反,越是小公司,越是有生存压力,越要强化文化,进而提升战斗力。”拉卡拉集团董事长孙陶然的观点,正被越来越多企业家接受。文化在任何企业都客观存在,可以理解为全体员工的价值观和行为习惯。

  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打造一家伟大企业,方太的目标是否能实现?学界和企业界都将拭目以待。